客房預訂
? 預訂

酒店地圖

酒店地圖

香港海洋公園,說不出的再見

發布時間:2020-05-19

在自1月26日因新冠病毒疫情閉園100多天后,香港海洋公園近日傳出因資金枯竭而面臨倒閉的消息:目前的現金流只夠維持運營至6月份。

5月11日,香港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公布,政府已經向立法會財委會提交文件,計劃向公園撥款約54億港元。該議案已經提交審議,他表示,如果不能在6月前通過,海洋公園將于下個月正式倒閉。

一旦破產,受到影響的有約2000名員工,以及7500只動物,包括國寶熊貓、小熊貓、樹獺,還有海豚、企鵝、海豹、海象、海獅、海豚、鯨魚等動物,涵蓋了超過400個品種。

曾經的全球最佳主題公園

1977年1月10日開張的香港海洋公園,承載了許多香港人和內地旅客的美好回憶。

公園的前身是上世紀50年代運營的一家叫做巴黎農場的主題動物公園。1971年港督麥理浩上任后主張大力興建市民游樂設施,于是收回土地,興建公營的海洋公園。平平淡淡經營了二十多年的海洋公園于2003年,在“香港蘭桂坊之父”盛智文上任接手后,迎來了真正的高光時刻,迅速扭虧為盈,2004年至2014年間盈利更不斷上升。

2012年,香港海洋公園一舉奪得Applause Award(全球最佳主題公園)獎,成為佳話。當年入場人數超過700萬。

在采訪中,國內資深文旅營銷專家熊曉杰對海洋公園曾經創造的輝煌大加贊許——一個是當年的海洋公園擊中了“稀缺性”這個特質;二是時任香港海洋公園主席的盛智文的種種創舉,活躍了樂園的氛圍和眼球關注度,“這是做主題樂園最關鍵的因素”。他分析道,除了設備新,樂園當時打造了不少好項目,比如引入大熊貓展館,以及制造萬圣節的特別活動,“盛智文在娛樂化營銷和企業媒體化方面都做得非常好。”

在廣州長大的曼思認為它堪稱內地游客對香港情懷的代表,“好可惜,海洋公園是父母那代人去香港旅游必去景點之一。那里有我的很多童年回憶,加上去海洋公園路途遙遠,坐上纜車,再游覽景區,觀看海豚表演,整個過程顯得更加精彩難忘。”

萬圣節與“哈啰喂”

海洋公園的存亡去向,在香港本地也掀起持續的討論。身為香港80后的Stella并沒有過多關注,只是印象中前幾年經營得都還不錯,“特別是每年的萬圣節活動。”

有濃厚海洋公園情結的還有內地90后女孩莎莎,“很震驚,畢竟這是剛開放香港自由行的時候最向往的地方。”她說,自己已經“N刷”這個主題公園了——連續好幾年都專門去參加萬圣節活動,特別恐怖,比迪士尼好玩多了。她還記得在“鬼屋”里,她嚇得全程不敢睜開眼,園區還要求男女分開玩,過程十分刺激。印象深刻的還有節日提供的搞怪食物,果汁弄得好像血漿一樣……“我不希望海洋公園變成永遠的回憶。”

Stella和莎莎提到的公園王牌項目“哈啰喂全園祭”,是海洋公園在盛智文接手時期成功打造的最受歡迎項目之一,至今依舊被許多公園爭相模仿。

香港海洋公園的“哈啰喂”海報。該活動在2001年已推出,然而在盛智文的推動之下,它一躍成為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活動之一。

正是看到了紅火的“哈啰喂”活動后,內地一些景區開始引入萬圣節營銷活動。長隆集團就最先嗅到了商機,打造了國內主題園區的萬圣節活動,在長隆歡樂世界舉辦的“歡樂萬圣節”特別活動一經推出,馬上受到市場熱捧。

隨后幾年,萬圣節期間搞的這場活動成為廣州長隆歡樂世界和珠海長隆海洋王國吸引客流的又一法寶——當萬圣節遇上“歡樂”,游園歡樂感被進一步加強。記者了解到,近幾年萬圣節當天,長隆歡樂世界游客入場人數達到10萬,而門票早在前一天就已售完。十萬人是因為園區限流的原因。

競爭對手的瘋狂擠壓

如果說2010年代是香港海洋公園最風光的年代,那么這段輝煌時間也是它備受同行瘋狂追趕的年份。

30年過去,海洋公園除了飽受詬病的設施老舊,內地游客尤其是廣東游客不免會將它與毗鄰的廣州長隆野生動物園和珠海長隆海洋王國相比較。

“無論水族館還是游客設施都做不到競爭力,更何況海洋公園園區不大、票價不低、性價比很低。同樣海洋主題的樂園,為什么不選更大更新更好玩的珠海長隆海洋王國呢?”采訪中,深圳的小倩發出一連串的疑問。在帶兒子打卡了兩者之后,她決定不會再去香港海洋公園。

香港海洋公園占地91.5公頃,珠海長隆國際海洋度假區占地132公頃。后者不僅面積大,還有配套的劇院、馬戲城、科學館和多間酒店可供選擇。而說起香港海洋公園的配套設置,就連香港人佳佳都勉為其難說:“只覺得山頂餐廳的風景還不錯。”

而目前的海洋公園所有項目與盛智文管理時期幾乎一樣,創新步伐戛然而止,有受訪者直言,“并未感受到像迪士尼樂園或者樂高樂園那樣的創新活潑氛圍”“感覺越來越像一個退休老人和學齡前兒童才會去玩的地方”。

香港海洋公園從2014財年開始出現虧損。就在那一年,內地的主題樂園駛進了快車道:2014年,珠海長隆海洋王國開業。2015年,上海海昌海洋公園開業。2016年,上海迪士尼樂園開業。2018年,三亞亞特蘭蒂斯開業。

而國內包括上海迪士尼、廣州長隆野生動物園、珠海長隆海洋王國等主題公園,近年入場人數已經超過千萬。

此外,國內另一文旅黑馬,融創文旅集團已崛起,截至2019年3月,融創在全國已經密集興建了10座文旅城、4個文旅度假區和9個文旅小鎮,涵蓋39座融創樂園及70家星級酒店。

加上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簽證的便利,早前包括日本、韓國、新加坡以及歐美的主題樂園變得觸手可及,也紛紛成為人們“打卡”的地方。在采訪中,資深旅游節目主持人馮潔萍表示:“大家可以選擇的出游點和玩法實在太多,香港海洋公園需要更新換代,特別是因應內地游客的軟件配套和服務必須與時俱進,才能保持它的地位和吸引力。”

106億的轉身?

香港海洋公園也不是沒有危機感。

2016年,香港媒體就報道過香港海洋公園謀求轉型的新聞。不過直到今年1月才真正看到一點水花。

今年1月13日,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宣布將向特區立法會申請106.4億港元,支持香港海洋公園發展。在這份新計劃中,香港海洋公園將會重新發展成為七個體驗區,景點增至100個以上。

一場始料不及的疫情,令這份充滿雄心暢想的百億港元發展計劃,在四個月后縮水成54億港元的緊急救市申請。

而彼時,在相繼開業的幾大主題樂園的攪局下,整個中國文旅大環境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游客們的口味和玩法都已經不同以往。海洋公園即使花費巨資擴大規模,也未必能夠挽回昔日榮光。

熊曉杰指出,公園目前再沒有令人眼前一亮的事物——包括引入新設備、沒有更持續的IP,以及開創性的活動策劃,這三個因素也許正是香港海洋公園在嚴峻的競爭環境走向倒閉危機的關鍵原因。

疫情不過是最后一根稻草

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全球許多主題樂園都先后傳出嚴重虧損和裁員的消息。但香港海洋公園的情況并不一樣,危機從2014財年就開始浮現。資料顯示,至2018-2019財政年時,虧損5.57億港元,這已經是海洋公園已連續虧損的第4個財政年。今年受疫情影響,虧損額度預計同比進一步擴大。

這個曾經是香港最著名的旅游名片,像忽然大病一場的老人,嚴重暴露出積重難返的衰老無力。眾多的社會因素疊加起來,以及新冠病毒疫情的持續,無疑加速了它的衰老,成為壓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人支持海洋公園的轉型,認為它的存在價值“像廣州動物園對于廣州人一樣不可或缺。它是一種情懷。”

情懷很珍貴。但養情懷更貴。

香港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孔令成透露,香港海洋公園每月固定開支為1.4億港元。

以最樂觀的情況估計,就算54億港元撥款獲得通過,也無法幫助海洋公園徹底擺脫危機。因為這筆撥款當中超過一半、大概30億港元會用于償還已經到期且必須要償還的商業貸款,剩下的只夠維持海洋公園未來12個月的運營。

身為公關職員的香港人佳佳說,迪士尼入駐香港的時候對香港海洋公園的沖擊就很大,而疫情之下旅游業受到極大沖擊,“要是倒閉了也屬于正常優勝劣汰,沒啥好可惜的。”

今年1月26日起,海洋公園暫停開放。在5月8日,園區方面還表示,將做好各項措施迎接公園的正式開門。邱騰華認為,海洋公園對香港有獨特意義,他不希望這個世界級保育基地成為疫情沖擊下的第一個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