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房预订
? 预订

酒店地图

酒店地图

疫情涤荡下的旅游业,何时迎来复苏窗口期

发布时间:2020-03-02

藉由此次疫情,旅游企业可以进行反思,增强两个能力——在正常的市场环境下,要有竞争力;在非正常的市场环境下,比如在受到传染病疫情冲击时,要有免疫力。

近期,部分省(区、市)出台了《指导旅游景区开放的工作指南》,部分旅游景区及经营项目逐渐开始正常营业。这个现象引起了一些行业内专家的担心。

  在2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司长刘克智表示,2月25日,文化和旅游部相关司局发布了《旅游景区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指南》,旅游景区的恢复开放,应当在地方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坚持分区分级原则,不宜搞“一刀切”。疫情高风险地区旅游景区暂缓开放,疫情中风险和低风险地区景区开放由当地党委政府决定。

  对于某些景区出现游客扎堆儿的情况,北京旅游学会副会长、北京交通大学现代旅游发展研究院院长张辉也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了担忧,他表示,疫情对旅游业打击很大,想尽快恢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现在恢复旅游业还不现实,为时过早。

  旅游业过早复工复产没有意义

  张辉认为,旅游是一个空间流动性和人员聚集性相结合的产业。没有空间的流动和人员的聚集,旅游业就不可能有收益。而旅游业的这一特性与目前国家疫情防控的整体方针是相悖的。

  其次,目前国家提倡的复工复产,主要是针对维持人民基本生活的行业,以及国家重大项目和重点工程。目的是不让疫情的发生导致整个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停摆,同时也为了避免国际产业链的断裂,避免对未来发展造成不利影响。旅游业不是国家复工复产的优先领域,现在复工复产也没有意义。

  从需求角度看,景区即使复工复产,也没有客流量。“前一段时间,黄山重新营业,一天只接待了一个客人,那么大一个旅游区,所有的管理者、经营者围绕一个人服务,还要做防护,从经济角度来讲没有意义。”张辉说。

  张辉认为,旅游业的恢复应该是渐进式的,要分类进行恢复。“室外的、自然性的景区可以先恢复,馆内的、人文的、演艺的,可能要晚一点;自驾车旅游可能恢复得快一点,团队旅游可能要慢一点;国内旅游里的近距离旅游,比如城市周边游可能恢复得快一点,长线、中长线的旅游可能要慢一些;入境旅游的恢复时间恐怕要更长一点”。

  旅游产业恢复常态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北京联合大学中国旅游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曾博伟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旅游业的全面恢复需要经过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启动恢复阶段,首先是非疫区的启动恢复。现在,非疫区的一些旅游景区和饭店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但是量还很小。

  第二个阶段是跟疫情共同存在的旅游恢复阶段。“我们目前正处于这个比较复杂的阶段。这个时候开放景区,如果出现大客流,可能会引起新冠肺炎新一轮的传播。复产的工业企业,只需要对员工进行管控,不涉及跟消费者的接触,相对来说好控制,但是管控游客就很难。所以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宁可慎重”。

  第三个阶段是发展阶段,出现在疫情发生拐点之后。这时旅游业会进入到全面振兴的阶段。这个阶段会有一个标志性的信号,就是文化和旅游部发出关于旅行社可以开始营业活动的通知。“旅行社一定是最后一个恢复的,因此这个阶段的标志就是旅行社恢复经营活动”。

  第四个阶段,是最后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消费者心理上恐惧完全消除。这时就可以开足马力推动发展国内旅游了。到了第四个阶段,要考虑一个新的复杂情况,就是此次国外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在增加,所以入境旅游和出境旅游仍然需要比较慎重。

  最后一个阶段,就是旅游产业恢复到正常经营的状态,甚至后续还可能出现反弹的阶段。但这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曾博伟认为,“未来几个月,我们可能都处在跟疫情共同存在的恢复阶段,不能急于求成。”

  “非典”后旅游消费曾出现报复性反弹

  很多人认为疫情结束后,旅游业会有一个报复性的反弹。曾博伟认为,不太可能出现报复性反弹,但反弹仍值得期待。“中国的旅游业从产品到整个供给体系,都是非常好的。这个基本面在,等疫情过去,消费的量能还是很大的。如果国外疫情严重,出境游受损的话,对国内旅游增长可能是一个有利因素。”曾博伟说。

  曾博伟认为,中国人对于旅游的消费习惯跟国民性很有关系,“‘非典’以后,消费反弹很厉害,2004年的旅游收入比2003年增长了40%。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一些人感到了生命的无常,想要及时行乐,在消费方面表现得更加激进。这是四川地震以后,消费市场反映出来的现象。”他认为我国中高收入群体人数越来越多,虽然这部分人还面临着教育、医疗、住房的压力,但是大多数人在旅游方面的消费弹性依然存在,曾博伟认为,反弹在10月会有突出表现。

  对于反弹,张辉却认为即使出现,力度也不能和2003年“非典”之后的反弹相提并论。“目前,中国家庭的负债率较高,还贷的需求是刚性的,而旅游消费是弹性的,在负债面前必然要被压缩”。

  另外,张辉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是全国性的,每个人都受到了很大影响。我国就业人群主要在民营企业,民营企业要恢复元气,会出现减薪的问题。家庭生活的成本高,在收入减少的情况下,旅游消费不可能有高增长。“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旅游的人数不少,但是钱花得少,旅游人均消费会大大下降;参加‘一日游’的人可能不少,但住宿旅游者的人次会大大下降。因此,疫情结束后,旅游业的反弹力度不会很大,因为反弹说的不是人数,而是旅游经济的收益。”张辉说。

  “+旅游”和“两个力”

  曾博伟认为,通过这次疫情,旅游业应该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反省和思考:第一,对不可抗力的出现,平时应做好预案。第二,应关注相关保险,当危机出现时,如何给企业和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保障。第三,旅游投资需适度谨慎。曾博伟说:“过去几年,旅游行业很被看好,旅游投资高速增长,这次疫情会让大家意识到,这个行业长期可以看好,但也确实存在一些风险。总的来说,今年旅游业负增长基本上已成定局,2019年,很多企业在大举扩张的时候,都没有充分考虑相应的风险,疫情发生后现金流就扛不住了。所以,企业在投资方面还是要适度审慎。”

  在张辉看来,旅游业是一个需求很敏感的产业,导致了产业的脆弱性,藉由此次疫情,旅游企业可以进行反思,增强两个能力——在正常的市场环境下,要有竞争力;在非正常的市场环境下,比如在受到传染病疫情冲击时,要有免疫力。旅游业提供的商品是服务,是无形的,一旦需求发生变化,就会直接对生产产生破坏。

  张辉认为,企业的发展不能以旅游为单一市场核心,要考虑“+什么”的概念,必须要搞复合性的业务。“此疫情中,凡是以旅游为核心产业的企业受到的冲击都很大,但如果是复合性的企业,就比较有‘抗震’能力。比如一个农业项目,同时也有旅游的产品,当旅游业不景气时,农业产值还在。所以需要考虑采取‘+旅游’的方式,来构建业务群,回避风险”。

  张辉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应该辨证地看待这次疫情对旅游企业的冲击。“目前,旅游业整体的竞争力和免疫力都很差。一个强大的企业,虽然疫情发生时会受到影响,但是一旦疫情结束,马上就会快速发展。各行各业的发展,都是在一些突发的社会事件中大浪淘沙进行的,具备生命力的企业在危机中会发现机遇,形成新的商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