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房预订
? 预订

酒店地图

酒店地图

航空业跌入冰谷,私人包机业务却欣欣向荣

发布时间:2020-03-06

商业航班的危机,成了私人包机业务的良机。短期内,全球私人包机业务增加迅速,只是,在诸多疫情风险和乌云密布的全球经济前景之前,这一机遇或许仅仅只是昙花一现。

新冠病毒疫情重创了全球航空业,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报告,全球航空业在第一季度的损失将达40-50亿美元。而中国航空业更是陷入冰谷,从1月20日到2月17日之间,共有170万架次从中国出发的国际航班被取消,中国航空市场规模衰退了80%,从全球排名第三,跌落到了第25名。

但是,私人飞机运营商的需求却在激增,因为有钱人希望尽量减少在公共场所露面,同时,面对航班停飞,人们也需要寻找替代出现方案。

私人包机提供商PrivateFly的首席执行官亚当·特维德尔表示:“毫无疑问,对临时性包机的需求有所上升。我们收到了大量关于集体撤离的咨询,还有来自企业和个人的咨询。”

比如,一个消毒团队要在亚洲范围内飞行,还有一家人要从香港去巴厘岛,但不想坐商业航班。还有,一家电影公司最近咨询了包机公司Victor,他们想让50个人包机从东京飞往洛杉矶。

包机运营商说,自从去年12月病毒在中国首次出现,并蔓延到六大洲之后,此类咨询变得越来越常见。

“坐私人飞机的需求量增加了不少,尤其是长途航班。”客户都是高净值人士的Insignia Group美国总裁理查德·刘易斯说,“他们不愿意与其他人坐在同一个机舱里。”

价格不菲

包机并不便宜,但相比豪华商务旅行,它还是有竞争力的。

比如,乘坐12座公务机湾流IV号从纽约到伦敦的往返成本约为14万美元,虽然全部满员之后,舒适度会有所降低。但相比之下,商业航班带平躺座椅的头等舱一张票价也要1万美元。

对于愿意支付额外费用的个人和公司来说,这是将感染风险降至最低的一种方式。

Jetset Group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包机公司,每月可订出约150个航班,过去几周,其业务量大涨约25%。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奥尔法利说,从客户反馈看,对病毒的恐惧推动了需求。

他的许多客户都是中型企业,必须出差前往工厂或门店。也有客户是为了让一家人坐包机去度假。

“私人旅行时,他们不想让家人暴露在风险中,所以与其大家一起冒险坐头等舱,他们更愿意多花点钱,直接包下私人飞机。”他说。

通常不坐私人飞机的人也打来了电话。奥尔法利说,他希望在体验了包机旅行的便利和省时后,这部分人能成为公司的固定客户。

大多数运营商都明白,冠状病毒产生的额外需求可能会是暂时性的,尤其是如果疫情继续打击股市的话,这种趋势便更无法持续。

股市衰退或影响客户

“我们的客户都是在股市里投入巨资的人,”理查德·扎赫说,他创立了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公务机运营商Paramount Business Jets,“当已经损失了数百万美元时,他们不一定想去一个要花很多钱的地方度假,也不大可能让自己去接触可能携带病毒的其他人。”

“这对私人航空业来说不是好消息,”他补充道。

PrivateFly公司的特维德尔也有同样的担忧。

“任何短期收益显然都会被长远的问题和挑战抵消掉,疫情会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他说,“即使是现在,短期内虽然额外需求增长,也还是已经有其他客户在改变或取消旅行计划了。”

随着疫情在全球多个国家的蔓延,各国政府都在加紧采取措施,希望阻止病毒传播。日本的学校将关闭大约一个月。沙特阿拉伯已经叫停了麦加和麦地可打数百万人的宗教朝圣活动。在摩纳哥,政府要求从高风险地区返回的员工自我隔离两周。以色列政府也要求公民重新考虑出国旅行计划。

航线削减触发包机需求

商业航空公司受到的打击最大。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国航空、美联航和达美航空的总市值已经下跌了约四分之一,分析师警告称,随着疫情遏制旅行需求,航空业受到的冲击可能会愈发严重。

三家公司都暂停了4月底前直飞中国大陆的航班,切断了这条曾经的重点航路。英国航空和法荷航也采取了类似限制。周五,美国最大的跨太平洋航线航空公司美联航削减了更多飞往亚洲的航线,包括取消了从洛杉矶和芝加哥飞东京成田机场的航班。

但总有旅行者需要出行,有些人就开始寻找私人飞机运营商来填补航班暂停的空白。

为超级富豪提供包机旅行服务的Vimana Private Jets公司最近几周都在协助客户参加位于北京的商务会议。这些飞机不会在中国地面上停很久,在等待返程期间,他们会飞往越南,以减轻机组人员感染的风险。

飞往高风险地区越来越难

不过,PrivateFly公司的特维尔德表示,飞往疫情高风险地区的行程安排正变得越来越复杂。首先,他们常常很难找到飞机或足够的机组人员来满足所有客户的要求。

“运营方案每天都在变化,”特维德尔说,“情况很不稳定。”

扎赫说,Paramount Business Jets接到了很多接人从亚洲撤离的单子,这并不是件易事。可用的飞机不好找,新的规定也不容易遵守,比如他们要确保访问过中国的乘客离开中国后隔离满14天,而且没有出现症状。

“我们还有客户要求使用没有飞过中国大陆的飞机,还要求机组人员接受体温检测。”扎赫说,他的公司每年需要安排约500个次飞行。

同时,飞机及其乘客必须服从所有隔离区域的要求,如果往返高风险地区,还必须接受额外筛查。

根据英国港口卫生署协会官网,从高风险地区进入英国的航班将接受检查,如果航班对公众健康构成威胁,口岸机构可以采取的强制措施包括“扣留飞机、乘客、商店、设备和货物”。

作为疫情最初爆发地,中国就是高风险地区,很多高端私人航空运营商也都已经暂停了中国私人飞机业务,只不过现在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这些私人包机公司,在短期盈利之后,因为政策风险和经济衰退,最终可能也都要面对目前大型航空公司所处的惨淡的局面。